美国飞行员詹姆斯·杜利特尔续写传奇一生

★早期多次创造飞行世界纪录?世界首位仪表飞行员?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率队首炸日本1993年9月27日,美国空军最伟大的飞行员之一詹姆斯杜利特尔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帕布洛滩市去世,终年96岁。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他曾率队以“杜利特尔首作日本”闻名于世,被美国人民誉为“民族英雄”。然而,作为一名老飞行员,在他一生中还有许多极富传奇色彩的经历。

初露锋芒杜利特尔在1896年12月14日出生于美国加州阿拉美达市一个普通木匠家庭, 从年轻时起就表现出机敏的思维和争强好胜的性格。由于非常喜爱拳击运动,他凭借自己强壮的身体、有力的拳头和不屈不挠的精神成为美国太平洋沿岸最轻量级拳击冠军。也正是在这里,杜利特尔结识了以后相濡以沫71年的妻子约瑟芬。

1903年12月莱特兄弟成功发明了世界上第一架飞机后,航空事业开始在美国各地逐步发展起来,这也深深吸引着喜欢一切新鲜事物的杜利特尔。他用自己拳击挣来的钱买来一台摩托车用发动机,安装在自制的双翼机上,满怀希望地准备进行第一次飞行。可是命运却和他开了个小小的玩笑:一阵大风从他家后院将这架飞机卷起,又重重地抛下,飞机被摔得粉碎。

飞自制飞机的希望破灭后,1917年10月,杜利特尔加入美国陆军通信兵预备航空队,在圣地亚哥附近学习驾驶寇蒂斯飞机公司的JN-4型教练机。身高不足仅1米7的他,在美国人当中是个真正的矮个子,这使他从机舱一侧向外望出去都感到吃力,然而这并未妨碍杜利特尔成为一名优秀的飞行员,他只被带飞了6个小时就放了单飞。1918年3月11日,杜利特尔首次被授予了军衔。此时,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欧洲战场激战正酣,1917年4月参战的美国也是其中一方。杜利特尔虽然迫不急待地想赴欧参战,用自己的飞行技术为祖国效力,可是作为一名军人,他不得不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由于飞行技术优秀,杜利特尔被任命为飞行和枪炮教官。事实证明,他是一名非常出色的教官。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杜利特尔继续留在航空兵勤务部队服役。为了回击对空中力量作用的怀疑和攻击,米切尔将军在1921年组织进行了飞机对海军舰船的轰炸试验。杜利特尔作为军官工程师和轰炸中队的中队长参加了这一试验。试验对杜利特尔的影响也很大,他成为米切尔的追随者之一,在以后为美国空军的独立做出了不懈努力。

1922年9月4日是使杜利特尔名扬全国的一天。这天,他驾驶1架DH-4B型飞机,用了21小时19分从美国东海岸的佛罗里达飞到西海岸加州的圣地亚哥,空中飞行3481千米,首次完成在一天内横跨美国本土的飞行。

1925年杜利特尔再次成为新闻人物。在美国东海岸城市巴尔的摩,他驾驶1架寇蒂斯公司的R3C-2型双翼水上飞机,以平均每小时374千米的速度,为美国赢得施奈德奖比赛(一项专为水上飞机举办的速度竞赛)的冠军。3天后,他又用同一架飞机创造了平均每小时397千米的当时水上飞机速度世界纪录。

这次成功之后,杜利特尔被任命为一个试飞基地的飞行处长,负责试飞的管理工作并亲自参加试飞。他并不是一个头脑简单的飞行员,他曾在麻雀埋工学院获得航空学方面的硕士和博士学位。渊博的理论知识给他的试飞工作带来很大帮助,再加上高超的驾驶技术,他成为当时最内行的试飞员之一。随后杜利特尔被借调到寇蒂斯飞机公司,驾驶该公司的新产品P-1战斗机到南美洲进行巡回飞行表演。

仪表飞行这次巡回表演后,杜利特尔开始向浓雾宣战。1928午前,全世界所有飞行员在飞行时都是凭着自己一双肉眼,从空中目视地面,完全靠道路、 山川等地标来判断飞机的位置和状态。 如遇大雾这样的不良天气,就会严重影响飞行安全,甚至根本不能飞行。想办法通过飞机上的仪表来飞行(俗称盲目飞行),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1928年8月,在美国航空促进基金会主席亨利古根海姆的支持下,杜利特尔担任了设在纽约长岛密歇根机场的飞行试验中心的主任。

杜利特尔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购进一架结实可靠的NY-2型军用教练机。当时飞机上只有磁罗盘和转弯倾斜仪,都不能用来完成仪表飞行。经过反复研究,他认为需要解决的设备包括:精确的高度表、可以看出飞机相对于地平线倾斜角和俯仰角的航空地平仪、可测出飞机偏航角的陀螺方位仪。

一切都不容易。首先高度表就给杜利特尔出了个难题。当时的气压高度表只能指示高度的近似值,一般有30-60米的误差,空中飞行还可凑合着用,如用于着陆则根本不行。杜利特尔经多处走访,终于找到一名叫保罗柯斯曼的年轻人。他发明的一种极为灵敏的高度表,可以精确测出距地面二三米的真实高度。杜利特尔亲自试飞后,认为这种高度表性能确实好,便大加推荐。以后柯氏高度表也名扬世界。后两种设备经美国斯皮雷陀螺仪器公司一年多的研究,终于也成功地安装在飞机上。经过对三种仪表和其他无线电辅助设备逐次试验改良后,杜利特尔认为一切已经准备就绪了。

1929年9月24日,杜利特尔满怀信心地跨进飞机的后舱,用帆布严严实实地把它盖了起来。为了保险起见另一名飞行员坐在前边的明舱里,但明确规定:非到十分必要时,不得动杆舵。在空中,杜利特尔飞行了24千米,成功地完成了起飞、大起落航线和着陆动作。

仪表飞行终于成功了!事后,杜利特尔在自己的飞行日记上,对这一划时代飞行作了如下记述:“我把飞机滑出停机线后,便盖上了黑色的布罩,平时熟悉的地形地物全然不见了,只有沿着无线电波束转到跑道头,对准起飞方向。起飞后继续爬高到300米改平,然后向左作180度转弯。这时飞机已到达位于机场以西的电台左方。我对正电波信号,开始缓慢地下降,到离地面60米时拉平,保持高度直到通过机场东西的扇形信标。自此点起,便一秒一秒地接近地面。当然,不管预先如何练习,最后进场和落地仍不太利落。这次飞行从起飞到落地一共花了16分钟。”

这一段记述虽平淡无奇,但却是有史以来头一次由一架飞机完全靠仪表完成的飞行。第二天,《》用头号标题报道了这一喜讯。杜利特尔中尉的名字再次出现在人们面前,并留在了人们心里。

再创奇迹这一时期,在米切尔(后有详述)的影响下,杜利特尔充分认识到军事航空和独立空军对未来战争将起到的巨大作用。他参加陆军航空预备队之前的1913年,一项建立独立空军的法案曾被提交给国会,但被否决了。甚至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空军也仅作为一种为陆军更好地打击敌人而进行的侦察手段, 即使“最有眼光”的人也觉得那种认为空中力量可以取得战斗胜利的想法是荒谬可笑的。

在这种形势下,杜利特尔凭借自己非凡的驾驶技术和领导能力,进行了多次引人注目的飞行,两次成为美国人民瞩目的焦点:1932年他创造了每小时475千米的飞机速度世界记录;1936年他第一次在12小时内完成横跨美国大陆的飞行。仅仅这些奇迹的创造,就足以加深美国人民对航空事业的认识,使军事专家们对空中力量在未来战争中可能发挥的作用进行再思考。

1930年,杜利特尔在当了9年中尉后退出现役,被使命为预备役少校,并加入壳牌石油公司。在公司任航空经理期间,他极力劝说公司发展辛烷值为100的汽油。为了准备即将到来的战争,他还曾帮助国内汽车工业转产战斗机。这对美国在二战中能把拥有高性能飞机的空中力量投入战场起到了重要作用。1940年7月,当希特勒的军队在欧洲横行的时候,杜利特尔放弃壳牌石油公司待遇优厚的工作,重新服役。起初,他被委派指挥B-26“掠夺者”中程轰炸机部队。

首炸日本1941年12月7日,日本在未经宣战的情况下,偷袭了美国太平洋海军基地珍珠港,使美国海军遭到重大损失。面对珍珠港的耻辱,当时美国总统罗斯福出于政治上的考虑,一再向陆、海军提出:“一定要回击日本”。

然而谈何容易,由于美国在太平洋上缺乏足以进袭日本本土的空军基地,因此,执行这项任务只能靠航空母舰。但日本为防止美国的进攻,在距日本本土800千米范围内有潜艇和远程飞机巡逻。故航母上的飞机只能在880千米之外起飞,往返航程达1760千米,当时所有的舰载机都没有这个续航能力。最后,美军参谋总部想出一个大胆而离奇的计划,决定由航空母舰运载续航能力很大的B-25“米切尔”式轰炸机作单程飞行,前往日本实施轰炸,然后飞抵中国沿海机场降落,加油后在重庆会合。

这是一个别出心裁的海、陆、空联合作战计划。海军方面由欧内斯金海军上将负责。陆上计划则在遥远的中国展开。当时动员了数万员工,在浙江衡州兴建机场,以便迎接美军B-25轰炸机的到来。这一举动虽曾被侵华日军发现,但他们绝想不到这竟与空袭日本有关!

陆军航空兵司令阿诺德将军(后有详述)委派杜利特尔负责空中事宜。他不久前才被调到阿诺德的司令部处理技术难题。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老飞行员,他深知这项任务的艰巨。接受任务后,他选择了飞行机组,并对B-25轰炸机进行了适当改装,于3月初开始在佛罗里达州的爱格林空军基地进行150米跑道的短距起飞训练。

1942年4月2日,装载着16架B-25轰炸机的航空母舰“大黄蜂”号在其他5艘舰只的护卫下,劈开汹涌的波涛向西疾驶。

4月8日,威廉哈尔西海军上将率领“企业”号航母编队从珍珠港出发,4月13日与“大黄蜂”号航母编队会合。4月18日晨,太阳从阴沉的大海上冉冉升起。日本海军第5舰队征用的23号“日东丸”号渔船,正在东京以东1160千米的外层警戒线上值勤。突然,这条武装渔船上的船员吃惊地发现,有一支美国舰队正向日本本土急驶而来!6点30分,“日东丸”号用电台向日本联合舰队报告了这一紧急情报。

太平洋战场开战各个多月来,虽然日本在各条战线上部取得了辉煌战绩,但日本海军大将山本五十六总有一种担心,那就是美国人可能从空中进攻日本。山本曾在华盛顿任驻美武官多年,他深知美国人骨子里争强好胜的性格。面对珍珠港的耻辱,他们决不会善罢甘休。

接到“日东丸”急电后,山本五十六立即采取紧急措施,调兵遣将,准备用90架歼击机、 116架轰炸机进行抗击,并从横须贺派出6艘巡逻艇和10艘驱逐舰,防备美国人的进攻。同时,山县正多海军少将指挥“零”式战斗机12架掩护第26航空队的32架中型轰炸机,从东京附近的木更津航空基地起飞,直扑美军舰队。

此时,哈尔西舰队面临巨大挑战,空袭日本计划也经受着严峻考验。鉴于这种情况,杜利特尔与哈尔西商量后,决定提前几小时起飞。这样所带来的问题是:原计划勉强够用的飞机燃油,可能因增加的航程而不敷使用。另外,提前出动,轰炸将在昼间进行,遭到截击的可能性也增大了。但是为了取得突然性,这是唯一的选择了。

8点18分,杜利特尔机组首先起飞(右图)。由于驾驶技术出色,舰上的人看到他还有30多米长的甲板没用上!起飞后他绕“大黄蜂”号飞行一周,校正罗盘检查航向后直飞东京。 5分钟后,第二架飞机也起飞了。至9点21分,16架轰炸机全部升空,各机不编队,均单独活动。看到飞机起飞完毕,哈尔西率舰队调头东撤。

日军确是有些疏忽了。他们根据美国舰载机的性能,估计美机必须到离日本550千米处才能起飞。这样空袭时间就将在4月19号。这天9点45分,日本一架巡逻机发现离本土960千米处有1架双发轰炸机向西飞行,也认为美机在4月19日前不会出动,而且美国舰载机没有双发轰炸机,因而未予重视。

B-25机群在杜利特尔的率领下,掠过太平洋的波涛向日本进发。为节油和隐蔽而采取的慢速超低空飞行,使机群像是海洋里行驶的一条长长的船。3个小时后,正当飞行员们开始感到有些疲倦时,忽然看到在一层淡淡的薄雾里,海水静静地拍打着堤岸。这就是日本。

海滩外边,停舶着许多装有马达的渔船,美机擦着渔船的桅杆一掠而过。船上许多人还热烈地向美机挥手欢呼。原来,美机机身上还是老式机徽,蓝色圆圈中有一颗白星,星中是一个红球,日本人还以为这是他们自己的飞机呢。

突然,有2批日机在高出美机450米的位置上迎面飞来。只见日机群毫无反应地从美机群上擦过――超低空飞行的美机没有被日本飞机发现!

在陆地上低空飞了近20分钟后,在机翼的前下方,波平浪静的东京湾映人眼帘。在海湾上空飞行了2分钟,美机忽然发现一个令人激动的目标――一艘停泊在湾内的航空母舰! 但为了实现战略空袭目的,还是忍痛放弃了。5分钟后,杜利特尔机群终于望见了日本帝国的心脏、拥有800万人口的东京。

为了防备可能面临的空袭,4月18日上午,东京举行了防空演习。当美机飞临东京上空,多数市民仍以为是防空演习的尾声,操场上的学生还向美机欢呼起来。这天上午,正巧日本首相东条英机乘机外出视察水户航空学校,在机场附近正准备切过美机飞来的航线降落时,与杜利特尔的飞机正好相遇。东条英机的秘书西浦大佐虽然一眼就认出了美机,但为时已晚了。12点30分,杜利特尔机组在东京上空投下了炸弹。

杜利特尔事后回忆说:“当我们飞人日本上空时,还听到日本无线电台正在用英语广播日本人生活的乐趣以及他们毫无轰炸的恐怖,正如我们所想到的,这时广播突然停止了。再听时,广播却慌慌张张地讲着日语。那时我们想,东京恐怕不再是一个安全的乐土了!”

此刻, B-25轰炸机上的指示灯红光闪烁,一枚枚重磅炸弹呼啸着从天而降。除东京外,名古屋、神户、四日市、横须贺、川崎、和哥山、横滨等地也遭到美机轰炸。

日军的反击还算比较迅速。但是由于行动达成了突然性,而且美机超低空飞行,等从梦幻中清醒过来的日本人组织好时,美机已安然飞走了。而这时山本五十六正忙着调动其强大的海军舰只对付发现的美军特混舰队。可木更津基地起飞的飞机,向东一直飞到作战半径的尽头,也未能发现美军舰队。他们还认为美军特混舰队知道自己已被发现而放弃攻击了呢。但不久,东京被炸、横滨被炸、甚至更南面的名古屋、神户也被炸的消息一个个传来,把日本联合舰队的司令官们搞得晕头转向,完全摸不清美军的意图何在。

空袭后真正的问题出现了。原定中国大陆方向用无线电引导飞机返航、用照明弹指示着陆场,由于发生了一系列不测,无线电引导完全没有了。更要命的是由于提前起飞,因油量不足而未能按计划抵达目的地,15架飞机在中国日占区迫降或坠毁。其中8名飞行员被日军俘虏送往东京受审,被判死刑(3名被处决,1名死于狱中,另4名战后得以生还),5名飞行员在迫降或跳伞时牺牲。还有一架轰炸机飞到海参崴,被苏军扣留,5名机组人员滞留13个月后获释。其余包括杜利特尔在内的绝大部分飞行员经中国军民的救援,最后都顺利返回了美国。

杜利特尔首作日本这一行动,从直接军事效果来看是得不偿失的。因为轰炸机造成的破坏甚微,16架B-25或被毁或被扣,全部未能返回。当日本人得知这次空袭是杜利特尔指挥的,而他的名字又与英语dolittle(意为效果很小)发音相同,因而把这次攻击讽刺为“成就甚微”的空袭,并进一步称之为“一无所成”。

但这一行动却具有战略意义。首先,它使美国的民心士气大振,一扫5个月来的颓丧情绪。轰炸后美国新闻界大肆渲染,盟国方面也广为宣传以鼓舞士气。当美国总统罗斯福被问及飞机是从哪里起飞时,他兴奋地说:“美军飞机是从香格里拉出击的(香格里拉出自小说《消失的地平线》,意指世外桃源)。罗斯福引用后,竟使之风靡一时,家喻户晓。甚至还有人为此谱了曲子,盛行于大战期间。其次,这次空袭给日本人以巨大的心理震动和打击,同时也迫使日本加强国内防空,把4个战斗机大队留在了国内,保卫东京等城市,牵制了日军兵力。更重要的是,此举促使日本决定尽快进攻中途岛,而中途岛之战正成为日本在太平洋战场开始走下坡路的开端。

战争结束后,每年4月18日,杜利特尔都要与一起患难与共空袭日本的战友聚会一次。1967年4月18日,他们在加州阿拉美达市庆祝了他们“首炸日本”25周年,当时还健在的55名飞行员几乎都参加了。美国当局还特地从仓库中运出一架报废已久的B-25轰炸机,放在航母上供他们合影留念。

“首炸日本”的成功,使杜利特尔从此成为美国人民心目中的民族英雄。他返回美国后,立即从中校晋升为准将,并获得代表美国最高荣誉的国会勋章。此后,杜利特尔被派去指挥参加北非进攻战役的第12航空队和驻意大利的第15航空队。其间他晋升为少将。1944年,他开始指挥驻英国及冲绳群岛的第8航空队。当时第8航空队主要用于为轰炸机护航。他到任后即命令:“从现在起,我们战斗机的首要任务就是在空战中消灭德机”。在关键时刻,这种战术的变化对加速德军投降起了很大作用,杜利特尔也把这看成是他在二战中做出的最重要的决定。他再次因工作出色,从少将晋升为中将。二战中美国陆军统帅马歇尔将军曾给他以很高评价:“他是一名非常优秀的指挥员,在战争中具有非凡的聪明才智和顽强的毅力。”

壮心不已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48岁的杜利特尔退出现役,重新进入壳牌石油公司担任高级执行经理。1946年1月,杜利特尔担任美国空军协会的第一任主席,这时协会己有会员12.6万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空中力量对作战方式和战争进程所产生的巨大影响,使杜利特尔更深刻地感到建立独立空军的重要性。同时,二战中空军的运用也使美国许多有识之士看到了空军在现代战争中的作用。1947年7月,美国空军正式从陆军中分离出来,成为独立的军种。1947年9月15日,美国空军协会全国代表大会在俄亥俄州举行。3天后,杜鲁门总统正式签署法律,成立空军部。其中,杜利特尔功不可没。

1959年杜利特尔63岁时退出预备役,但他始终都没有离开他心爱的飞行事业,他的一生是注定与飞机和飞行联在一起了。作为一名老飞行员,他将个人的人生哲学总结为:“我认为每个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大都是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为他周围的人服务,而不论他采取什么方式。他可以建一座桥、画一幅画、 发明一个可省力的小工具或经营一个加油站,关键在于他应把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如果这样做了,他的一生就是有价值的。如果一生里总没有可以做的事,他将是不幸的。”鉴于杜利特尔对美国空军建设的杰出贡献,1985年里根总统和国会授予他四星上将军衔。

1993年10月1日,杜利特尔将军被安葬在阿灵顿国家公墓,紧挨着他1988年去世的妻子约瑟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