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仁风案受害者家属:不原谅钱仁风 除非抓住真凶

当年说我女儿是钱仁风毒死的,是公安、检察院和法院,现在说我女儿不是她毒死的,也是公安、检察院和法院。我恨了钱仁风14年,现在突然说凶手不是她了,让我相信哪个?我无法原谅钱仁风,除非公安抓住真凶。” ——巧家投毒案受害者侯老六封面新闻记者刁明康

他记不清这样跪过多少次了,从巧家县医院,到昭通市中院,整整14年,直至麻木,绝望。

“我无法原谅钱仁风,我恨了她14年。”8月10日,侯老六颤抖着声音对封面新闻记者坦言,“我不想听公安(机关)‘时间久了、证据缺失、取证难’的说法,我只想听到他们抓到了真凶,让我女儿含笑九泉”。

2002年2月22日,云南巧家县,晴。高原的天空,蓝得有些过分,县城里的柳条开始抽枝。侯老六脱去厚厚的棉衣,斜靠在沙发上,盘算着晚上给女儿炖一锅香香的排骨汤。

尽管他才24岁,但因为勤劳,在这座县城,他和妻子黄艳已自建了一幢3层小楼。一半出租,一半自住,每月有着可观的租金,平时还做着卖猪肉的生意,小日子越发舒坦。

叮铃铃……手机响了。“老六!快去县医院一趟……”电话那头,岳母“哇”地哭了起来,“磊磊出事了,快去医院看看”。

“出哪样事了?”“晓不得,你快去!”岳母哭得快要断气。磊磊,2岁半,是侯老六和妻子的爱情结晶,是个女儿。因为出生时,家里的房子刚好修到第三层,想着双喜临门,房屋材料又多是石头砌成,侯老六便给女儿取了个三个石头组成的男孩名字,希望她将来一步步高升,稳稳健健地走上人生路。

挂掉电话,侯老六抓起外套,跨上摩托就朝县医院奔。彼时,磊磊正躺在急救室,满脸发青,鼻子挂着氧气,医生正在抢救。

“咋了?我幺女子咋了?”侯老六一把抓住幼儿园园长朱梅的手臂,朱梅一脸惊恐,“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食物中毒”……

不久后,医生走了出来,“通知火葬场吧”。侯老六噗通一声跪下去,但得到的是几位医生的摇头。愤怒、悲伤和疑惑齐齐涌上心头,侯老六抓住朱梅,想给她一耳光,但被拉了下来。

通过朱梅的父亲朱明华转述,他才知道,幼儿园一并送过来的,还有2个小孩,他们可能是吃了什么,中了毒。

抱着女儿已经冰凉的躯体,侯老六怎么也想不通,早上还笑眯眯跟他说再见的乖孩子,下午就阴阳两隔。

时至今日,14年过去,他仍然清楚记得,那天早上,女儿穿了件绿色的厚外套,坐在外婆的电瓶车后面去上学。

临出发前,他给女儿做了一碗面条,白味,女儿吃得干干净净。“我和我老婆分工很明确,早上我们到市场上摆好肉摊,我就回来给娃娃做早餐。我照顾娃娃的时间更多,和娃娃的感情最好,平时走亲访友,我都把她顶在肩膀上,她睡觉都睡到我手弯弯头……”

女儿去世第二天,幼儿园园长朱梅的父亲朱明华提着礼品,胆战心惊地上门道歉。

侯老六的父亲和朱明华是老友,两人还带点亲戚关系,朱明华辈分小,叫侯老六父亲一声“大爸”。他提出,先拿3000元,把孩子安葬了,但被侯老六的岳母骂了出去。

下午,朱明华又请来一位当地比较有威望的长者当中间人,劝说两家私了,“事情闹大了,你侯老六的女儿也没了,朱家的女儿可能也要坐牢,你们都得不偿失”。

来探望的邻居也劝说,看在双方是熟人外加亲戚的份上,该理解的理解,该原谅的原谅。

侯老六沉默了,妻子黄艳哭昏过去。晚上,从派出所传来消息,导致女儿死亡的原因是投毒,嫌疑人是幼儿园做饭的小保姆钱仁风。

侯老六同意了朱家赔偿4万元的建议,并要求朱家给女儿找一个风水宝地,隆重下葬。

下葬时,他没去,妻子去了。他让妻子留一件女儿的遗物做纪念,但被老人打断,“不吉利”……

女儿入土后,侯老六对朱明华说:“从今天起,你不要来我们家,我不想看到你们。”

两家本来熟悉的远亲,就此断了来往。当晚,侯老六找出割肉的尖刀,磨得飞快。他想找到小保姆的家,狠狠揍她父亲一顿,“甚至是为女儿报个仇,大家同归于尽”。但这种想法刚一萌生,就被家人骂了回去。担心他出事,家里还特地安排了人手,每天看着他。

……两个月后的清明,女儿的坟头长起了嫩嫩的青草。侯老六牵着妻子,一起来上坟。

2015年12月,10多年没来往的朱明华突然给侯老六打来电话,“老六,钱仁风被无罪释放了,投毒的可能是其他人”。

“我们希望省公安厅能将幼儿园被连续纵火、投毒的案件并案侦查,我们认为,纵火案的嫌疑人可能就是投毒案真凶。”侯老六说。

“我是钱仁风的代理律师,国家法律规定,我只能作为她的代理人,不能作为朱梅和侯老六的代理人。所以,我只能以公民的身份,到公安厅提交我知道的线索。”

然而,道歉和赔偿都不应成为纠正这起冤假错案的终点。只有追责到底、问责到人,改进程序疏漏,杜绝此类事件再度发生,才能进一步彰显依法纠正类似冤假错案的长远意义。

正义可能迟到,但绝不会缺席。司法正义是社会公平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不仅在于保障公民合法权益,还应体现在对责任的追究上。在全社会为钱仁风的人生得以重启而感到欣慰的同时,也应该追问,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导致冤案生成,究竟哪些人该为钱仁风蒙冤负责?对失职、渎职的各个环节进行严肃追责,还钱仁风一个完整的公道,以避免类似悲剧的再次上演,是纠正冤假错案的应有之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